乳头内陷矫正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金松滋我的ldquo从记rdquo [复制链接]

1#

我与松滋共成长,谨以此文表达对金松滋的热爱。从《我的“从记”第一年》看金松滋的大变化,20多年来真格是翻天覆地,可喜可贺!

我的“从记”第一年

梁军

我把从事记者行当的第一年简称为“从记”第一年”。我的“从记”第一年是在年。我的“从记”第一年,松滋还没有撤县建市,是一个典型的小县城。

(当年的金松大道)

(年撤县建市时的松滋市标)

先说说当年的松滋电视台吧,办公室就在原来的松滋宾馆(现在的国际大酒店)靠临街这面的二楼,一间大屋子,大约30平方米的样子。台长、副台长、新闻部、广告部、文艺部都挤在一块办公。那时候,新闻部记者就是三、四个人,用的都是肩扛式M7的摄像机。当时,县级台办“电视新闻”也很新鲜,每当遇见扛摄像机的,好多人都要围过来看稀奇。当年的《松滋新闻》是逢每周一、三、五播出,不像现在的“日日新闻”。编辑机也是老式的大家伙,不如现在的电脑哗啦啦一条龙生产,方便快捷。当年松滋台没有专栏节目,也几乎没有广告,最火的栏目就是“点歌台”。

(当年最繁华的新街及民主路)

(第一任松滋市委书记王光泰(中间)等领导)

身为记者,理所当然成为历史的见证者和时代的记录者。我的从记第一年,松滋县城最繁华的街道只有一条民主街,那时的民主街很窄,没有刷黑,没有美化亮化。如今的金松大道,二环路、三环路根本不存在。当年的环城路以西还是一片荒山野岭,杂草丛生,现在的松滋三中职教中心,当年全部是坟土包,现在的黄杰小学还是一片林地。那时候的环卫设施和保洁质量也不高,大街小巷垃圾遍地,街道的门店都习惯撑起遮阳棚和遮阳伞,马路菜市场比比皆是,西瓜皮、瓜子皮、甘蔗皮随处可见。这些现象也是我经常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